英国王室:耗费三代人的时间才接受平民儿媳!

在前一篇文章中,我写到为什么前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儿媳戴安娜王妃陷入婚姻困境时,虽然采取过一些措施,但并没有向戴安娜王妃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戴安娜、卡米拉和查尔斯之间的三角关系,随着查尔斯继承王位、卡米拉成为王后,再次成为大家的谈资。

假如1981年查尔斯和卡米拉能够在一起,年轻的戴安娜无缘成为王妃,那么三个人的婚姻人生,可能会更加风平浪静。

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她罕见地公开表达意见,认为离婚造成了现代社会里一些“最黑暗的罪孽”。

这场辩论反应了英国王室当时对待婚姻和家庭的普遍意见——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力图保持家庭的完整性。

依据传统,王室会禁止离异人士出席王室举办的任何规格的正式宴会,私人宴会则难说。

乔治五世允许离婚事情中“无过错的一方”参加皇室宴会。伊丽莎白二世继位后,进一步放宽,离婚双方都可以参加。

谁曾想,在王位上长达70载,令女王最头疼的事情,就是王室成员源源不断的离婚事件。

在伊丽莎白二世的加冕礼上,媒体捕捉到玛格丽特公主恋爱的气息。年轻美丽的公主,正含情脉脉地为彼得·汤森拂去衣服上的绒毛。

玛格丽特公主的大伯,爱德华八世,为了和离过两次婚辛普森走到一起,宁可抛弃王位。

当时的议会,即使积极为玛格丽特公主争取婚姻自由,也无法在短时间撼动传统的力量。

五年后,玛格丽特公主才和摄影师安东尼·阿姆斯特朗-琼斯结婚。公主婚后热衷于各种舞会,沉溺于雪茄和酒杯之中,两个人的婚姻最终触礁。

离婚后的公主,过着多姿多彩的独身生活,不用出席公务活动,只负责享乐就行。

查尔斯和戴安娜各自有了婚外情,媒体不时报道王储夫妇婚姻出现危机,戴安娜王妃更是成为纸媒流量。

女王次子安德鲁王子和妻子菲姬,因为聚少离多和债务问题,夫妻陷入危机之中。

安妮公主这边,情形类似。安妮公主和丈夫马克·菲利普感情不和,选择分居。安妮公主和情人来往的书信也被媒体曝光,令女王备受打击。

英媒《星期日》更是发文,公开批评女王子女轻浮堕落,国家应该限制把钱花在某些王室成员上,众多媒体纷纷响应。

1992年是英国王室的“多灾之年”。伊丽莎白二世选择发表演讲,就儿女们不断惹出的麻烦事进行公开表态。

1992年12月,查尔斯和戴安娜正式分居。1996年8月,两个人正式离婚。

当戴安娜以星辰陨落的方式离世,大众多年来对王室积攒的不满和质疑,变成滔天怒火。

女王最后同意顾问们的建议,带着全部王室成员出席为前儿媳戴安娜举办的超规格葬礼,作为公关手段。

之后的王室成员,不仅在妆造风格上更加亲民,在价值观上也紧跟时代,力图接地气。

在凯特进入王室之前,王室就开始帮助凯特适应王室高关注度的生活,尤其在如何应对媒体、如何保持隐私和处理负面舆论上,王室基本上手把手扶着走。

此时英国王室的努力有了结果。扯皮双方中,梅根的好感度大幅下滑,王室则赢得了更多舆论支持。

从爱德华八世、到玛格丽特公主再到女王的儿女们,我们可以看到,英国王室对待离婚的态度,历经了从排斥到无奈妥协再到开明接受的演变。

这个过程中,老太太始终对离婚持排斥态度,但也在时代的演变中,选择积极求变。

如果1981年的王室是当下的王室,也许就不会强行按照传统王储妃的标准,把戴安娜卷入王室之中。

如果没有1992年那个多灾之年,没有戴妃之死的反推,今日的王室,可能依旧难改其保守陈腐,世人大概也看不到凯特和梅根的上位了。

Post a Comment